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春雨 > 读览天下 >

《生命中的智慧》:给生命一个理由

2016-05-06 10:06 作者:news 浏览

    一位102岁的老妇人在生命过程中有一种特别的“等待”。
    日本鬼子在中国横行的时候,有一天夜里,她的丈夫急急地回来,急匆匆地要走,并嘱咐她:“你要好好地生活,等我回来。”然后,就消失在黑暗中了。这一去便没有了消息。她相信,丈夫是绝不会辜负她的,他一定念着她,一定会回来见她。她记着丈夫的嘱咐,每天喝点蜂蜜水,不光增加营养,还养颜。她记着、做着、盼着,成为一种良好的心理习惯、生活习惯。几十年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一位陌生人打听到她,带来她丈夫活着的消息。这是央视播映的一个故事。
    一个的哥说,他的工作非常辛苦,也枯燥。凌晨三点多就起来,悄悄洗了脸,刷了牙,吃点东西,一点声音都没有地走出家门,等开夜班车的人回来交班。他天天开着车从这条街,到那条街,把车开过来,开过去,再开过来,再开过去,成年累月地开过来,开过去,刮风下雨也这样开过来,开过去。他儿子学习很好,老师经常表扬,儿子还得过奖状。他相信儿子将来肯定“有出息”,他再辛苦也“值”。
    我的一个老领导,60年代初期就得了严重的萎缩性胃炎,身体很差,当时,人们说他“不行了”。四十多年过去了,那些身体比他好的,一个一个去世了,他如今96岁,还能大步流星地去买菜。他没有儿女,老伴生活不能自理,他有更多的理由健康地活着,这是他生命的动力。
    我读过一个故事,说一个老教授,带着一个队伍去深山老林里探矿,不幸迷路,又断了粮。眼看大家就要死在深山了。老教授拿起一块石头,无力地看了看,深情地对几个年轻人说,这是我从没有见到的稀有矿石,价值是不可估量的,你们无论如何要把它送出去。年轻人九死一生,终于把矿石送了出去,最后鉴定,就是一块普通石头。年轻人吃惊以后,才领会老教授的用心,那是给他们一个毅然走出去的理由。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那理由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
    “理由”的力量是神奇的。
    改革开放初期,武汉的一个副教授给自己的一个学生打工。那是当年他教中学时的一个学习很差的学生,在“下海”“发了”后他不忘自己的老师,给老师一个增加收入的机会。给一个当年学习很差的学生打工,又是在餐馆,副教授内心有一种深深的屈辱感,特别羞于见人,每日总是躲躲闪闪,生怕熟人看见。想辞了,可是拮据的经济状况又确实需要业余打打工。有一天,他看到报纸上刊登了一条消息,说作家协会组织作家下基层体验生活。他灵机一动,我何尝不是体验生活?于是心态为之大变,每次都以体验生活的姿态来干活,心情也好了起来,也不躲躲闪闪了。他主动积极,还记笔记,俨然体验生活的作家。后来,真的写出了作品。据说,他还真的成了作家。
    “理由”改变了一个人。
    以什么心情做事,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人不在于做什么,而在于你是一种什么心态。“我思,故我在。”大哲学家笛卡儿说。
    鲁迅开始是学医的,他体验到家境衰落后人遇到疾病的艰难,他要“悬壶济世”。后来从电影里看到中国人精神麻木的情景,他觉得治疗人的精神比治疗躯体更加迫切,弃医从文。那是伟大生命的奠基性理由。伟人的生命背后一定有个伟大的理由的奠基。
    在我的记忆中,我老家的人(山东的一个村庄)非常勤劳,也自尊,即使穷也不捡别人丢的东西,更不用说偷东西,图侥幸、投机取巧的事也不干。据老辈人说,我们的先祖到这里安家已经有七百多年了,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家训,一辈一辈传承着。他们心灵深处有个信条: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是自己的劳动所得便是自己“命里的”,不是自己的劳动所得便不是自己“命里的”。这是这里民间信仰的核心观念,是他们“这样”生存着的理由。这种理由奠基了我的家乡文明之乡的基础。说大了,这也是一个民族的生存、延续的核心理念。有个时期有人把这当作“宿命论”来批判,认为这是没有觉悟的表现。批判的结果是:村风变坏,坏事增加。摧毁诚实生活、诚实生命的理由,这是不懂劳动者生命信条的无知。
    生命的理由决定生命姿态,不是吗?
    生命的理由,是能够使自己堂堂正正活着,用不着夸大、用不着掩盖的那种生命理念。有些人开会时说得很好听,也辉煌,但多半是一种装潢,而支撑着生命的可能是另一种东西。这就是口头与实际行为南辕北辙的原因。
    给生命一个最好的理由,不仅能把事情做好,夯实生命根基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好命其实也是“好理由”打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