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春雨 > 读览天下 >

《杖国之旅》:供奉在母亲坟前的雪花梨

2016-05-12 17:16 作者:news 浏览

    每年的清明节或者母亲的忌日,我都要在母亲的坟前供上一盘新鲜晶亮的雪花梨,长跪在母亲的坟前,默默地祷告:“妈妈,三子给您送梨子来了。”
 
    母亲是1988年的6月13日(农历四月二十九日)丢下我们西去的。
    那天上午,妈妈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她问我:“三子,黄香梨能买到吗?”妈妈说的黄香梨,就是砀山酥梨和赵县雪花梨。这是从早晨开始妈妈第三次问我了。我的眼泪顿时滚落下来,无可奈何地安慰她:“说不定,碰巧也能买到。天一亮,他们几个小弟兄又到城里买去了。”实际,我心里清楚,买到梨子的希望已经是十分渺茫了。三天前,妈妈向我提出要喝梨子汁,我当即吩咐几个在城里工作的侄儿,从王营到清江,大街小巷,大店小摊,像梳头一样反复梳了几遍,结果没有买到一个梨子。店主们都说,由于去年砀山和山东河北一带的水果遭受自然灾害,今春一直缺货。
    到了十点钟左右,我用汤匙给妈妈喂了两口西瓜汁。这是前一天在县司法局工作的侄儿从城里买回的,在物质还未十分丰富的1988年,能在春天买到海南产的大西瓜,也是十分稀罕的了。但是,妈妈只喝了两口瓜汁,便摇头不喝了。不一会儿,妈妈说要大便,可是,并未解下一星半点儿;不到二十分钟,她又要大便,还是一点儿没有解下。如此折腾了个把小时,妈妈虚脱了几次。我本以为是西瓜汁引起肠胃不适的反应。这时,有经验的汉二嫂轻轻对我说:“三弟,大奶可能快要上路了,看样子今天很难撑过去。”说过,她要在场的男人都出去,准备给我母亲换衣服了。趁着汉二嫂转身去取衣服时,妈妈吃力地对我说:“你汉二嫂,人善,心眼好,以后她有什么难事,你要尽力帮衬她。”我说:“妈,我记住了!”妈妈这时已处在弥留之际,这是她给我交待的最后一件事。
    母亲的一生,是与人为善的一生。她始终教育我们,为人处世,要不结怨,不记仇,要知恩图报。自小妈妈教我的两句话,一直记忆犹新:“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知恩不报非君子,恩将仇报是小人”。所以,妈妈在庄子上人缘非常好。
    到了下午,妈妈又两次问我,到城里去的人回来了没有?她认为我这个在县里当干部的儿子一定能为她买到梨子!她每问一次,我的心就像被刀子捅了一下。一直到了晚上七点多钟,到城里买梨子的人又空着手回来了。见此,我一个人躲到背光的地方偷偷地抹眼泪,可怜的母亲含辛茹苦地把我们兄弟三个拉扯大了,可临离人世前想吃口梨子都没能吃到。“妈妈,我这做儿子的真没用呵!”
    那天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弥留之际的母亲梦呓般地喃喃着:“三子,梨子没买到吧?”无神的眼睛仍流露出一丝企盼的光。我颤抖着嘴唇,什么也说不出来,只痛苦地点了点头。母亲失望地叹了口气,眼眶噙着苦涩的泪,吃力地把脸转到另一边。我知道她怕我看到她在流泪。
    那天晚上,我守在母亲的铺前,不时听到母亲念叨着“梨子,梨子……”以及丝丝的、微弱的叹息。
    那天晚上,妈妈走了!妈妈最终没能喝上一口新鲜的梨子汁,带着无尽的遗憾走了!
 
    夏秋之间,发生了一件事让我至今不能释怀。由于工作的需要,我同检察院的一位同志到灌云县调查取证。清晨,我们租了两辆自行车赶往几十里外的边远乡村去找一个相关证人。那是一个少见的“秋老虎”,高温,闷热,无风。到了中午,太阳就像在头顶上下火,热气从地面嗞嗞地向上蒸腾,树叶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下午两点多钟,我们看到公路两旁有十几个果农在卖梨子。那是著名的“丰水梨”,个大皮薄,色呈黄褐;雪白的果肉,晶莹剔透。这时,我们正干渴得满嘴生火,四肢无力。于是,两人买了四个,竟重达五斤四两。我们顾不得讲究什么卫生,到手便大口啃食,那肉质细嫩得到口即化,爽脆无渣,味甘香甜,清气透肺,一口咬去,清凉的果汁顺着嘴丫向下流淌。偌大的梨子,被我三大口两小口便风扫残云般地吞下了肚。就在这时,我眼前突然出现母亲无神的流露着丝丝企盼的眼睛,似乎听到母亲在问:“三子,梨子买到了吗?”我的脑子里訇然一声,刹时双唇麻木,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未及转过身来,便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我的同伴目瞪口呆。我们连忙朝县城赶。一路上,我又上吐下泻了多次。那天晚上,我在同伴与我的一位学生家长陪同下,到镇医院挂了两瓶点滴,以防体内失水。
    事后,他俩告诉我,我在昏睡中,嘴里总是不住说:“妈妈,梨子买来了!妈妈,梨子买来了!”
 
    那趟出差回来,我就像大病了一场,精神萎靡,肢体无力。只要看到梨子,嘴唇便无端地发麻。个中原因,我心知肚明——人生之悔,莫大于欲孝亲而亲不在!这时正是梨子大上市的季节,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到卖梨子的,砀山梨,莱阳梨,丰水梨,酥梨,雪花梨……只要是不同的品种,我见了就买,结果买了满满的一帆布包。那天,我怀着欠疚与赎罪的心情,虔诚地把梨子供在母亲的坟前,双膝跪下,禁不住失声痛哭:“妈妈,三子给您送梨子来了。”这时,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天气本来非常晴朗、炎热,突然刮起一阵旋风,风柱约高丈余,凉凉的,柔柔的,一直在坟前盘旋。本来非常胆小的我,这时不仅毫无怯意,反而有一种舒缓的感觉,浑身暖洋洋的,仿佛小时候躺在母亲怀里一样,眼前晃动着母亲慈祥的目光,耳畔响着母亲亲切的声音:“三子,妈妈的好儿子!”我想,冥冥之中,妈妈一定有知有灵。哭着哭着,我竟像在睡梦中一样迷糊过去。直到雨点打在我的面额上,才猛然醒来。
    原来,天下雨了。
    多年来,我时常揣摩那天发生在母亲坟地前的奇异现象,可能因为我极度悲痛而产生了幻觉。
    二十多年来,我再没有吃过梨子;发誓今生今世也不再吃梨子!
    二十多年来,每逢清明节或母亲的忌日,我都要到母亲的坟前供上一盘雪花梨,和母亲说上一阵子话。

(本文获第二届“漂母杯”全球华文母爱主题散文大赛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