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春雨 > 读览天下 >

儿童阅读,必须从经典开始吗?

2016-08-15 09:51 作者:中华读书报 陈香 浏览

    “我是一位四岁孩子的父亲,孩子特别喜欢看《奥特曼》。我把专家推荐的经典图画书拿到他面前,但他怎么也不看。我应该怎么办?”一位烦恼家长 的提问,将第二届二十一世纪中国儿童阅读推广人论坛的交锋推向顶点。
  究竟是应该尊重儿童的主体性、让他们自主阅读,还是成人应该担负起指导儿童阅读的责任?和这个问题相关联的,究竟是应该让孩子读经典呢,还是让他们随意选择?现在,图画书的阅读推广在阅读推广人群中大热,图画书的阅读是否是儿童阅读的全部,甚至,儿童文学的阅读是否是儿童阅读的全部呢?
  种种观点针锋相对,这场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和成都金牛区教育局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二十一世纪中国儿童阅读推广人论坛在唇枪舌剑中变得精彩非常。甚至专家阵营中也出现了明显分歧,以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梅子涵为代表的“阅读指导派”,与以台湾台东大学教授、人文学院院长林文宝为代表的“儿童自主阅读派”相持不下。
  “这是我听到过的最精彩的一场阅读推广论坛,很多困惑已久的问题都在这次论坛中得到解答。”一位小学教师告诉读书报记者。
  该论坛是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发起并主办的公益性活动。首届儿童阅读推广人论坛在南昌召开,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今年是第二届。本届论坛上,中国版协副主席、中国版协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主任海飞,梅子涵教授,林文宝教授,全国少儿读物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朱自强教授,包括知名阅读推广人阿甲、徐冬梅、袁晓峰、姚淑华、陈青等悉数到会,并颁出了年度儿童阅读推广人奖项(梅子涵获得),和由儿童阅读专家和儿童阅读推广人评选的年度优秀童书书目。

孩子阅读是否需要成人指导
  孩子阅读需要成人指导吗?林文宝教授的观点是,“不需要”。“我们要重现孩子的主体性和自主性,未来的时代是属于孩子的,从小要让他养成独立自主的习惯。所以,当孩子的主体性出现时,父母要放轻松,老师要放轻松。”
  在林文宝看来,孩子需要有他自己的选择权。教育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引发孩子学习的动机。从心理学、教育学理论来说,就是要为孩子找到他的起点行为。具体就阅读而言,“孩子没有经过读不好的书,他怎么知道什么叫做‘好’?假设他就是不愿意读书,你又何必担心呢?”
  对林文宝的观点,梅子涵称其为“伪儿童观”,他想提醒的是,“这种‘伪儿童观’现在流行,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尊重儿童,不是说孩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正爱护儿童,还是需要在某些方面规定他,引导他。比如,孩子不愿意上学怎么办?孩子要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怎么办?”
  具体到阅读上,梅子涵认为,成人的推荐和孩子的自主阅读并不矛盾。“成年人不应该完全放弃对孩子的指导,毕竟我们对于阅读、对于书籍要比孩子更熟悉。我们会比孩子更懂得,这么多年来,哪些书籍更值得阅读。一代一代人认定的、流传的有价值的读物,是不能否定的。”但他同时指出,成人的指导,并非是无视孩子自身的选择,因为,孩子们在童年的集体里,互相影响着去读一些读物,即使成年人想去剥夺也不可能。
  “如果成年人对儿童的阅读完全不加指导,在一种所谓尊重童年的旗号下放任儿童,我认为,这才是不尊重童年的表现。”梅子涵说。
  中国海洋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院长朱自强认为,梅子涵的观点和林文宝的观点既有矛盾的一面,又有统一的一面,各有各的道理,但都不能偏废。
  “对儿童的阅读自由给以尊重,但从经验的角度来说,成人对儿童阅读的指导我是赞成的,关键是指导孩子阅读的成人的专业水准。”孩子的阅读经验有限,承认这方面的专家,把儿童阅读中需要了解的经典资源,通过合适的方式传达到孩子们的环境中去,为孩子们准备多元的营养,会为孩子的阅读带来更多可能性。朱自强要强调的是,成人的阅读指导不能带有强迫性。“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个性和阅读的兴趣方向,所以,如果进行强迫性的阅读指导,可能会让孩子自身的阅读兴趣被淹没和扭曲,甚至失去对阅读的兴趣。”
  看来,成人的阅读指导如果有足够的经验和智慧,是不会伤及孩子的自主阅读状态的,反而会给他们的自主选择以更多机会。

当经典遭遇“奥特曼”
  当经典遭遇“奥特曼”文章开头的那位“烦恼”父亲,其实并不止一位。
  “我是一位小学教师,我发现我的学生当中流传着少女言情的小说,内容很粗糙。”
  “我们学校是一个寄宿制学校,我们也进行了大量的阅读推广。但是孩子们的阅读,也出现了刚才这位老师说的现象。还有,如果有电视,大部分学生一定先看电视,不读书了。”
  “这也是我反复遇到的问题。”阅读推广人、扬州“亲近母语”课题组的负责人徐冬梅老师说。她的建议是,“如果孩子从小读有品位的书,如果我们通过推广为他营造很好的环境,他培养了一种阅读趣味之后,会对庸俗图书和庸俗电视剧有免疫力的”。
  林文宝教授的观点则不同,“如果一个小孩很喜欢看那些养狗的书,你为什么不找那些书来给他看,却一定要读有关狗的故事给他听呢?”他强调的是,对孩子来说,不一定第一步就是经典,要找到他的起点行为,引发孩子自我学习的动机。
  “比如漫画书。以前我们认为漫画是无价值的,但是现在我们研究生研究漫画是新流行。”林文宝说。
  “孩子喜欢看奥特曼,奥特曼自有吸引童年的东西。”但梅子涵提出,还是要把其他更丰富的,篇幅更长、结构更复杂、文学味更浓的图书带给孩子们。和孩子一道阅读,指导阅读,让他们渐渐拥有这样的阅读口味,让他们学会挑选。
  “阅读也是需要学习的。”梅子涵说。
  看来,梅子涵教授希望在孩子早期缺乏经验的阅读中,给以有意识的指导,而且在指导的过程中,尽量把经典介绍给孩子们,但林文宝教授主张让孩子随意阅读。“我个人觉得,在孩子缺乏个人阅读经验的时候,成年人在进行阅读指导时的确应该有所选择。”朱自强说。他认为,选择的标准之一,当然是经典,以及优秀的作品。
  但是,在我们选择的时候,要区分两种经典,一种是成人文化的经典,还有就是儿童文化的经典。“我主张在孩子的幼年阶段、童年阶段,主要把儿童文学和儿童文化的经典传递到他们手中。等孩子到了一定的阶段,比如小学高年级或者初中阶段,需要适时的把成人文化中适合他们阅读理解的经典传递给他们。”
  而且,朱自强强调,经典的判定其实也会因人而异。对孩子来说,也有可能在广泛的阅读中发现他们的经典。这确实需要成人要有足够的智慧、轻松的心态,以及包容的胸怀来面对。
  需要我们注意的是,在评判儿童读物是否经典时,不能站在成人的立场上。“比如给幼儿的儿歌、图画书和故事,包括儿童文学,在我们成人眼里看起来似乎很浅显轻松,在孩子眼里,他们会从这些作品里发现足够的价值。”
  所以,如果成人说孩子的阅读不够经典的时候,可能恰恰是我们没有眼光去发现孩子的经典。所以,在判断经典的问题上,我们要有一种广阔的胸怀——对于儿童读物的评判者而言,要站在不同年龄阶段儿童身心发展和文学审美的特点上说话。
  如果成人给孩子创造了一个丰富多元的阅读环境,也把不同类型的艺术品都放在孩子身边,介绍给他,但孩子就是只喜欢读《奥特曼》,“那么,这种孩子就是我们所说的有个性的孩子,我们也没有必要为他过分担忧。在孩子成长的事实中,我们确实看到一些孩子在某一方面有强烈的兴趣,在某一方面充分发展,也会成材。”朱自强说。

图画书不是全部,儿童文学也不是全部
  有意思的是,在图画书阅读推广升温的当下,此次论坛的主题定为“文字儿童文学作品的阅读”。
  “图画书在中国的出版已经越来越丰富了,图画书也进入到很多已经开展儿童阅读的学校和幼儿园的课堂里。有很多关注童年阅读的成年人和老师们,他们简直就以为图画书就是儿童文学。”梅子涵说。
  作为一种新鲜童书品种,图画书在阅读推广人群中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而且,由于篇幅相对短小,适合表演,在很多小学和幼儿园当中,图画书似乎成了惟一的阅读品种。
  “无数儿童,他们根本还没有手捧图画书阅读的幸运。我们这样提出来的原因,不是因为图画书的阅读已经泛滥,而只是想把一个更全面的阅读概念提供给已经开始关注儿童阅读的成年人和老师。”梅子涵补充。
  梅子涵认为,图画书还是更适合年龄小的孩子。图画书文字的内容也比较少,如果一个孩子刚刚识字,读图画书更容易理解,但不是说,随着孩子的长大,他只读图画书就够了。“儿童文学的源头、古老经典的大部分书,都是文字书。现在,文字儿童文学还是儿童文学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朱自强提出,文字阅读对人保有心智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他同时指出,图画书的图画和影视、卡通,连环画的图像是有区别的。图画书里的图画有寓意和联想的功能。凭借图画书这种媒介,可以令孩子的想像力包括情感体会的能力有所提高。
  笔者看来,图画书的推广已经形成了一定模式,但对于文字儿童文学作品而言,形成它自己的宣讲模式、推广方式,阅读课程建构是关键。
  近几年来,儿童文学阅读大热。但是,儿童文学是否是儿童阅读的全部呢?
  儿童文学是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之后,充分理解和发现儿童独特的成长轨迹和心智特点,专门为他们创造的文学作品,儿童文学更适合孩子阅读。“但不能单一看待儿童的成长状态,还有很多儿童会在儿童文学之外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阅读领域。”朱自强说,譬如,在成人文化、成人文学领域。
  与此同时,包括科学阅读、知识阅读,有人文含量的阅读,都应该成为儿童阅读的题中之义,甚至在动漫卡通这些更带有通俗性和娱乐性的作品当中,也有有价值的作品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