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出版观察 >

语音平台大手笔收版权,传统出版商也在有声书上大投入

2018-07-12 17:34 作者:xyf 浏览

 图书出版业目前所处的环境可谓是“稳定的不安全”。在Kindle出现后的最初几年,电子书的快速发展似乎颠覆了整个行业。但是目前,这种巨大的波动已经渐渐平息下来,至少对于传统出版商来说,过去几年中,电子书销量已经急剧下滑。纸质书的销量逐渐微幅上升,其中部分原因要得益于抑制电子书购买的定价策略。尽管这一行业的零售店巨头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步履维艰,但它仍然屹立不倒,而独立书店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自2012年以来,文学小说的销量下降了25%,而畅销书排行榜上的书籍多是含有“特朗普”或“俄罗斯”的标题。但总体而言,整个行业都摆脱了过去那种持续存在的危机感。

 

 虽然整体局势已趋向平淡无奇,但其中也不乏少许亮点。最亮眼的可能是近几年有声读物兴起的热潮。上月初,美国出版商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报告称,与上一年相比,2017年有声读物净收入激增29.5%。对于一些作家来说,有声书的销量超过了同作品其他版本的销量。据《纽约时报》6月报道,约翰·斯卡齐(John Scalzi) 2014年出版的小说《生命之锁》(《Lock in》)售出了22500本精装书、2.4万本电子书和4.1万本有声书。印刷版图书无可争议的霸主地位在十年前就结束了;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是,纸质书籍、电子书和有声读物对许多作家和出版商来说同等重要。

 

 从收入的角度来看,这对出版商来说是个好消息。但现实情况也并没有那么简单。亚马逊旗下的Audible有声书服务在有声书领域占据着主导地位。也就是说,亚马逊不仅垄断了电子书市场,也垄断了有声书市场。此外,Audible不仅在尽力维持自己的市场份额,同时也在努力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扩大原创作品的产出,比如与知名作家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签订独家合同。虽然亚马逊的这一举动与其想要成为娱乐巨头的野心并不相符,但出版商们也有了充足理由回到紧张的状态。

 

 技术变革是有声读物热潮的核心。乔治·R·R·马丁(George R.R. Martin)的《权力的游戏》(A Game of Thrones)有声书由28张CD组成,而现在,不论多长、多厚的书,都能便携地存储到智能手机中。人们对音频故事的需求增加也是一个重要原因(Audible也会制作播客)。但Audible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与亚马逊的市场主导地位有关。亚马逊本就拥有大型的电子书销售服务,所以,拥有电子有声书销售服务也就不足为奇了(亚马逊的订阅服务也是其中一个有利因素:每月14.99美元的订阅费仅是有声书价格的一半)。

图片来源:Audible官网

 

 上个月,与刘易斯签约不仅显示出了有声书目前所取得成绩,还指明了今后有声书还需努力的方向。刘易斯是非小说类文坛的巨星,他的书《点球成金》、《说谎者的扑克牌》等等,都已销量过万。多年来,亚马逊一直在出版原创小说和非小说类图书,但在与传统出版社竞争知名作家时,它一直处于步履维艰的境地。相反,亚马逊印刷部门将主要精力投放在出版那些被纽约大型出版社忽视的书籍上(比如翻译作品),这也是合理利用自身的条件的一种表现。

 

 Audible的成功已经揭开了新篇章。与刘易斯签订的协议包括作者要为Audible原创故事提供四篇内容,就像他之前为《名利场》等杂志撰写的长篇文章一样。在此之前,还有很多大牌作家与亚马逊签订了诸如此类协议,比如汤姆·拉赫曼(Tom Rachman)(去年夏天,他的短篇故事集《一群无耻之徒》纸质版出版,在此之前,这本书便已进入了Audible的有声书库)、罗伯特·卡洛(Robert Caro)(去年,他的作品《谈权力》进入了Audible的有声书库)、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她为Audible制作了一份特别版的《使女的故事》)、大卫·斯佩德(David Spade )(下个月,他的回忆录将进入到Audible原创有声书库当中),以及斯卡尔齐(Scalzi)。Audible还在今年年初获得了滑雪运动员肖恩·怀特(Shaun White)回忆录的出版权。这意味着在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印刷版之前,Audible将有权率先发布有声书版本。

 

 Audible虽然还谈不上无可匹敌,但它提供的这种混合式内容已足够吸引人,换个角度来看,我们会发现Audible在与出版社进行合作的同时也在与其竞争。一方面Audible突出了自己的长处,另一方面也从知名作家那里获得了利益,这种策略十分明智。与刘易斯这样知名的作家合作是Audible的首次尝试,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称,Audible正在急切寻求收购音频、纸质书和电子书的版权。

 

 为了应对亚马逊Audible急剧扩张的这一情况,印刷出版商在有声读物的制作上投入了更多资金。去年,企鹅兰登书屋发行了乔治·桑德斯(George Saunders)的《林肯在中阴界》(Lincoln in the Bardo)有声书,其中共有166位演员配音员,包括本·斯蒂勒(Ben Stiller)、莉娜·邓纳姆(Lena Dunham)、朱丽安·摩尔(Julianne Moore)和唐·钱德尔(Don Cheadle)。随着有声书的不断壮大,有声读物和出版商之间的竞争对作家来说是一种难得的福音:担心Audible的地位不断扩大,出版社会加大与有才华的作家合作。

 

 正如亚历山大•奥尔特(Alexandra Alter)上月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所指出的那样,与刘易斯签署的协议表明,Audible正在寻找一种方法:在音频领域中击败出版商,从而获得利润(虽然遭受到了冲击,但仍有价格优势的订阅服务)。对于出版商来说,有声书版权是一项重要的附属权利,可以通过出售来补偿他们在签约作者时承担的风险;鉴于有声书所带来的高额利润,它们对本就微薄盈利的出版商来说也变得愈发重要。

 

 亚马逊同时也指向了更大的目标。从10亿美元的《指环王》(Lord of The ring)电视节目,到增加原创音频内容的投资,亚马逊从各个层面上都在积极创作内容的产出,以此来吸引大批订户。几年前,当亚马逊开始出版图书的时候,人们担心亚马逊会在各个层面破坏出版业,包括从图书的生产到销售的整个环节。那一天似乎是永远不会到来了。但是,随着Audible的崛起,亚马逊终于有了强大的内容制作、拥有了可以与纽约大型出版社竞争的有力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