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数字前沿 >

五趋势驱动出版业“互联网+”

2015-06-11 11:54 作者:刘志伟 浏览

 我国政府正力推“互联网+”战略,可以预见互联网经济将逐渐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力量,当然亦将成为未来国内资本市场的主力军之一。就业内来看,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财政部前不久联合发布的《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传统出版单位跨地区、跨行业、跨媒体、跨所有制兼并重组,建设若干具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出版传媒集团。“互联网+出版”作为重点推进内容,其中的五大趋势将为出版传媒业带来新的挑战与体验。业界纷纷提前布局,迎接变革。
  出版企业的优势在于已掌握的内容资源,因此“互联网+出版”多围绕“内容”为核心进行。一批拥有丰富内容资源、分销渠道的出版企业,已经着力发展移动阅读、在线教育、知识服务、O2O书店、新媒体等新业务方式,意欲形成线下资源与线上业务的高效对接,创造新型利润快速增长点。

  趋势1
  出版试水可穿戴设备
  可穿戴设备为“互联网+出版”打开新的想象空间。
  如今智能手机、平板电脑、PC的发展正在逐渐步入市场饱和期,许多人在猜测下一轮的商业变革何时到来。近两年,可穿戴设备迅速以其最全备的特点嵌入其中,将移动互联网、智能家居、人、物联网等连接在一起,成为最具市场挖掘潜力的互联网智能设备,为“互联网+出版”打开新的想象空间。
  重庆天下图书有限责任公司在今年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带来了“在那儿”儿童安全手环。它可以进行实时定位、电子围栏、轨迹查询、一键导航,家长手机端只需安装相应软件实现与手环的绑定,便可实时“掌握”孩子行踪,做到心中有数。据该公司市场图书部经理龙翼介绍,借助地理围栏技术,家长在手机端或计算机端的平台上可以画出一个“安全区域”,孩子的活动范围一旦超出,家长就会收到手机提示信息。如果孩子不小心走丢,家长还可以通过一键导航,迅速定位到其所在位置,并根据系统建议的路线快速寻找。类似产品多由技术公司开发,而这一产品则是书业企业牵手制图公司进行的为数不多的尝试,并已经在当地书店和学校推广。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等新技术产品逐渐走入日常的生活,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创业新生军加入智能设备行列,甚至有海外企业已经在探索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的“阅读”功能,业内在与科技公司的合作时,应留意这一潜在市场。
  趋势2
  变内容提供为信息服务
  升级传统出版业务,重新定义出版2.0,是“互联网+”为出版带来的新现象。
  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的重点期刊《农村百事通》不久前提出拥抱互联网,搭建生态农业电商平台完成第二次创业。
  江西科技社社长温青透露,要合理利用互联网,将《农村百事通》打造成全国最大的农业科普信息平台以及农副产品交易平台,成为农民、企业以及政府之间的服务窗口。据《农村百事通》主编徐健解释,全国农业科普平台是在农村百事通网站的基础上改版,由农业资讯、知识、技能培训、技能专家在线指导服务、农优特产品贸易服务、村村通信息发布平台服务构成;农副产品交易平台则是为客户提供一个产品的展示、交易平台,为大众推荐绿色生态的农副产品。
  无独有偶,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主办的《保健与生活》也在2015年4月上线“时代健康”数字服务平台。“升级内容资源,提供医药保健资讯阅读及检索、疾病诊询、健康监测和管理、就医指导等信息服务”正是其宗旨所在,安徽科技社网络营销部主任黄柏松透露,这一平台还通过动态收集和管理个人健康信息,把简单的大众传媒对个人的单向传播,整合成为全方位立体化面向家庭、个人、社区、医院、相关企业的健康管理与健康信息服务系统。该平台已有众多全国知名专家入驻在线咨询频道。此外,“时代健康”与三甲医院合作成立数字健康中心服务网络,提供寻医导航服务(包括远程挂号、预约专家等)。该平台的赢利模式“既有广告、付费咨询服务,也有与三甲医疗、体检机构开展的合作医疗服务。未来,还将与国内IT公司合作推广‘健康云计划’”。
    趋势3
  众筹、智慧概念重新定义行业模式
  众筹是一项重要的融资营销工具,2013年《社交红利》的成功,开启国内图书出版的众筹模式。众筹平台纷纷开设图书出版众筹模块,也促成了“互联网+出版”发展过程中一个颇见成效的模式。
  不同于大多数众筹平台的独立出资运作,2015年5月,IDG资本向关注于出版创新的赞赏公司注资900万元人民币迅速引来业内外瞩目。与以往作者只能拿到8%~10%的分成相对应,现在“赞赏”额度的60%都属于作者。而对于出版社来说,虽然看上去利润率没有大幅度提升,但是不用接受“赊销代销”等带来的损失。此外,“赞赏”平台收取10%的服务费用。赞赏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OO、前蓝狮子出版总编辑王留全提到,“赞赏”平台会协助作者运作后期增值服务,如帮助经管书作者开设线下培训讲座。这也将成为未来“赞赏”平台的盈利重点。
  而在销售领域,“互联网+出版”同样可以改变卖场的经营模式。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腾讯联手推出的“智慧书城”即是如此,借助互联网打通上下游、上下线,其将实体书店和网络支付结合,构建了图书消费市场的新局面——书店工作人员手持移动结算机器,读者看到需要购买的书直接在楼层扫码,通过微信自主支付结算,不用统一到收银台排队结账。“智慧书城”还可以实现个性定制化智能购物,即会员根据当日各商家活动获取最优消费方案,并直接产生支付预约。
  趋势4
  数字教育分层投融资
  数字教育是“互联网+出版”布局战略中的另一发力点。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数字化中心相关负责人蔡立对此的解读颇具代表性,选择教育出版作为数字化的突破口,一是由于教育出版是主业,是传统优势之所在,尤其在内容(教材为主)和客户资源上。另外教育数字化出版在数年前还是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直至目前也未出现如其他互联网细分领域的巨头垄断局面。这就给传统出版企业留了一杯羹,还有足够的组织机构转型的缓冲期。
  凤凰传媒筹划的未来数年内大力开拓数字教育的业务范围与规模中,在各个层级的教育市场均有布局。凤凰教育数字化产品以学科网、凤凰教育网、凤凰学习网为服务平台,数字化教材、教参等为核心资源,以凤凰优课、凤凰智慧课堂、凤凰创壹职教虚拟实训系统为主的教学系统和以凤凰自主学习平台为主的学习系统,构建了一个完整的教育数字化产品体系。
  中南传媒也在积极开拓降低对传统教材教辅的依赖度,展开了多个跨界合作。与华为公司跨界合作,共同注资3.2亿元组建天闻数媒,推出Aischool数字教育解决方案,全国近500所学校使用,并出口到乌兹别克斯坦。同时,中南传媒还与湖南教育电视台共同设立湘教传媒,力求教育产品与电视传播平台的叠加效应。
  至于幼教市场的开发同样不容小觑,据时代出版下属的安徽时代漫游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王强介绍,该公司正致力于开发完成适配于移动互联网终端和传统数字终端的幼儿全媒体电子教材“豚宝宝系列”。最新数据显示,“豚宝宝”互动电子课程深度合作的优质幼教经销代理客户有50家左右,遍及500多家终端园所。目前,时代漫游正在积极开发衍生产品“豚宝宝妙趣盒”,将图书、玩具、动漫、游戏和交互软件融为一体生产经营。
  趋势5
  游戏企业并购现浪潮
  出版传媒业正身处全面转型的阶段,依靠原有的力量去聚合互联网用户非常不易,而“并购”模式则提供了一条路径,这也是另一种值得效仿的“互联网+出版”模式,在近两年的游戏产业布局上尤为突出。
  凤凰传媒以溢价近10倍收购慕和网络,其重要原因也在于慕和网络主打美国、俄罗斯、新加坡等海外市场,具有强大的研发实力和海外拓展能力。
  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发行股份加支付现金的方式,作价26.6亿元购买北京智明星通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造就了传统出版业在互联网领域最大并购案。
  需要注意的是,传统出版传媒企业收购业务、客户等均已成熟的游戏公司往往花费不菲,而且溢价都比较高。然而,游戏公司的发展也具周期性,一款游戏成功并不能代表之后产品都能赢得市场。出版传媒企业高点踏入,要做好承受周期性变化的准备。特别是没涉及过游戏领域的出版企业,要了解行业系统风险,譬如游戏开发周期长且成功率较低,做好各方面应对。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