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数字前沿 >

教辅数字化时代,怎么想?怎么做?

2016-08-17 09:27 作者:刘争艳 温珮滢 浏览

采访人员名单
吴飞(山东天成书业有限公司数字产业部总经理)
杨祥震(金榜苑时代天宇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零售事业部总经理) 
蔺超(山东文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风控部经理)
李丁(北京拓思德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 
罗卫东(河北涛琪图书有限公司总经理)
韩合军(山东金太阳书业有限公司总编室经理)
郑克明(一飞冲天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叶腾飞(山东智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原永海(中育苑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
 
1.在数字化转型中,教辅行业遇到了哪些挑战?需要哪些方面的协作和支持?
蔺超:随着网络资源的普及以及教学模式的变化,数字化是教辅行业不得不开发的领域。眼下,教辅行业遇到的困难空前:在制作方面,网络技术以及相关人才极度缺乏,特别是在二三线城市,而且网络后台编码制作更新、网络维护服务并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在服务方面,不同地区的教学条件不同,对于网络资源的利用程度差别很大,而图书行业很难做到根据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进行定制。教辅行业的数字化问题任重而道远,需要高新人才、技术手段的引进,更需要各地区教学设施的统一跟进。 
 
吴飞:在教育体制没有根本改变的情况下,数字化对高中教辅的影响较小,纸质教辅的使用还是普遍模式。但针对未来而言,传统教辅公司向数字化互联网公司转型,挑战不小。一是传统教辅公司负责人要转变思想,不能再用管理教辅公司的模式管理互联网公司,不能再把原来成功的发展模式应用到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中。二是资金保障。现在,在线教育互联网创业公司中十家有九家在烧投资人的钱。但投资人终究是要回报的,不能长时间都不能盈利。互联网创业公司最需要的是体制的改变和时间的积累,但愿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杨祥震:挑战在于数字化与教辅的有效融合,包括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教与学如何有机结合,传统教辅如何转变理念而与数字化技术接轨等。经验与数字化的有效结合中,一些年长的资深教师和作者,往往在互联网技术方面偏弱。资源也不平衡,一些在中等以上城市比较普及的技术和适用的教辅,可能在一些偏远欠发达地区还不能很好地应用等。这需要互联网和传统教辅展开系统有效的交融互补,根据国内教育实际,研发真正适用于有利于知识传承的教辅;甚至有实力的研发团体,研发适合不同教育水平的适用教辅,目前很多都难以做到。
  
罗卫东:民营公司在数字化转型中面临技术、资金、渠道等方面的问题,仍需相关政策对民营书企给予更大的支持。
  
韩合军:目前,山东金太阳已做到纸质图书和电子书的同步推出,规范排版的电子文档格式,存储了大量的PPT格式的课件,或制作成光盘。但这种以光盘、PPT等形态为主的教辅数字化大多仍是对原书内容的简单重复,不能适应网络技术的发展,这就对人才、技术等方面提出相当高的要求,希望相关力量在人才、技术等方面给予协作和支持。
  
原永海:目前的教辅行业虽仍良莠不齐,但高下已分——渠道、用户、信誉、品牌,无不体现各自既有的强势与张力。有基础的团队可以选择,而从零开始的则门槛很高。这是因为,传统教辅所拥有的成熟而稳定的销售渠道、极强的内容生产及研发能力、对市场的敏锐而准确的洞见力,在互联网+大数据+教育的冲击下也不堪一击。我们可以搭建平台、上视频,以及产品的电子化,但仅此而已。囿于技术尤其是核心技术的掌握,即便我们有诸如稳定的客户群体这样的优势,也难在“精准”的标签下提供客户所需的理想化产品——因为我们没有技术,更不懂技术
 
2.如何看待大数据、在线资源等在教辅中的应用,有何期待?
蔺超:在线资源在教辅中的应用具有两面性。从适应教学模式来说,这无疑是发展创新,通过手机、电脑网络让学习不再局限于课堂、书本,是教育科技化的发展趋势,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弊端,如在线资源的规范性和科学性欠佳。在当前教育模式下,学生的学业繁重,需要精品教辅或优质在线资源在有限时间内发挥最大的效用,但网络资源目前广而不精,学生盲目使用效果不佳。这是当前互联网行业作为一个经济行业飞速发展的弊端,其在为教育科学服务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针对教辅行业,期待提供大数据、在线资源等的互联网企业的发展不要局限在抢占市场用户方面,而要加强定制服务。
  
吴飞:目前教辅对大数据的应用还较少,效果也不明显。期待大数据能分析出教辅编写的质量,哪些地方编写的较好,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
  
杨祥震:说起大数据,很多读者觉得它是很大很深奥的概念,我个人认为其实更多的是统计学及应用,或者将经验性的事物用数据更具体更客观地表现出来。借助现代化的技术,很好地利用大数据确实对教辅的编写、对老师教学指导有帮助。但现实中也不乏简单统计堆积数据而缺乏深入的分析应用。金榜苑集团及时代天宇公司都非常重视大数据,特别在高考及命题研究方面非常成功,多次命中考题。今年的《大高考》就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将全国卷真题和地方卷真题分开统计分析,避免盲目和误导,契合教与学的实际需求,上市即引爆市场。借此我最想表达的是不要玩概念,要注重研究大数据背后深层次的内涵,同时要转化为有效的生产力即应用,助推教学及教辅事业的健康发展。
  
李丁:教辅作业在教学中是最高频的应用,教师批改作业可以采集到学生的学习效果和学习过程的信息,这些数据对教学建模有很大意义。教学数据的应用有三个方面:1.描述——对师生的教学效果进行统计,作出基本判断;2.分析——教学效果的具体问题出现在什么地方,做出教学反思;3.趋势——对教学效果可能出现的问题作出趋势性预判,合理规划教学。教师得到学生们及时精准的教学反馈后,作出适当的教学决策,一定可以让教学效果得到显著提升。
  
韩合军:山东金太阳非常看好大数据在教辅中的应用。在教育教学中,通过大数据分析,量化和收集学生的行为,制定更加集成、更加模块化和更加复杂化的在线学习系统,探索建立预测模型,重新发现和预测学生如何学习,如预测学生成绩并研究学生表现和对课程满意度的关系、评估学业进步、预测未来表现等。
  
郑克明:近几年,大数据在教辅中的应用不太,效果也不突显。作为一个阅读产品为主打的企业,我们期待在未来能出现更专业的团队帮助开发产品。
  
叶腾飞:大数据能有效减少人力、出版时间,同时能更好地做到精准营销,减少弯路。未来希望能与专业做大数据的公司交叉持股,与政府在资金、人力、政策等方面进行合作。
  
原永海:就个人而言,大数据是一个可期的“概念”。至于“应用”,目前尚说不清、道不明,一切才刚刚开始。个人浅见,目前更多的技术型公司,也仅仅是处于起步或起始阶段——有了些用户、有了些积累,也有了些原始数据,但真正的数据“应用”尚难窥见。任何一个阶段的历史进步都是人类现实需求插上科技的翅膀才得以推动。我们也期待,教辅在互联网科技中能够真正地解决学子们的学习问题。
 
3.在选择技术公司合作伙伴时,更重视哪些因素?
蔺超:山东文轩目前在和阿凡题合作。选择这家公司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在线答疑功能。我们对于网络的应用当前只能是作为纸质图书的推广手段和辅助。在线答疑功能还是以纸质图书为主体、不会影响到学生的学习模式,是对纸质教辅的一种强化,而不是功能方向的改变。目前来说,教辅业还是需要将纸质图书作为主要载体,在互联网资源无法实现帮助学生配置优质资源的前提下,希望阿凡题的软件以服务图书为主,而不是以自身软件为主体利用纸质图书进行传播。教辅数字化是大趋势,但数字化内容代替实物教辅书还需要一段漫长的过程。希望在教育领域,科技要以人为本、切勿以利为先
  
吴飞:我们看中真正懂教育的人带领技术团队进行信息化转型。互联网创业公司研发出的产品不能只是拉投资的时候容易讲故事,还应该真正用到教学过程中去,让老师想用、方便用,真正实现和老师教学无缝对接,并且让学生学习过程中容易接受,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杨祥震:在技术公司合作伙伴中,更看重和我们的适配度、互补性及其前瞻引领性。技术必须有合适的载体来发挥,技术如何能真正深入研究教育,研究教辅,研究不同学段不同学科的适用性,并有效结合我公司实际,将双方优势互补,发挥1+1大于2的能量。当然,目前阿凡题及金榜苑集团91淘课网在教辅的结合中都发挥了较好作用。无论和哪家互联网技术合作,都期待扎根教育教学实际,着眼于未来,打造出优秀品质的教辅。
  
李丁:最看重的是技术和应用,希望更多的技术公司采集越来越多教材教辅内容和师生的教学数据,这有利于整个教育行业的发展。目前相关技术水平还不够强,需要进行技术上的探索和升级。
  
叶腾飞:选择技术合作公司时非常看重该公司的经营理念,一个有着优质理念的公司一般都很安全。我们不注重该企业是否与很多企业进行合作,而是要看它的定位及其自身是否有底线,还有就是专业化能力。
  
原永海:众所周知的是,在互联网+教育的概念上,传统教辅出版业需要转型突围,新型技术公司需要进入并进行蛋糕分割,双方有着各自的优势和短板。之所以选择阿凡题,是因为首先这是一家有教育理念和理想的公司。做教育需要情怀,单纯的功利和拜金做不了,也做不好教育。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在教育的道德体系中,阿凡题选择了后者——“解惑”一个简单而纯粹的环节。其次,这是一个高素质的技术团队,不仅仅是其组成者自身的光环,也不在于他们拥有了多少的技术专利,而在于在面对K12教育过程中,他们用什么样的情怀与技术解决了什么样的“教学”难题。